当前位置:首页 > 郜凡霜 > 正文

集采降价压力下,上半年深圳健康元花了25亿元在销售上,股价也持续低迷

摘要: 记者 | 张熹珑 编辑 | 1 深圳药企健康元(600380.SH)于8月10日晚间发布2022年半年度业绩报告。上半年,...

记者 | 张熹珑

编辑 |

1

  深圳药企健康元(600380.SH)于8月10日晚间发布2022年半年度业绩报告。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5.65亿元,同比增长9.31%,净利润8.01亿元,同比增长16.57%,基本每股收益为0.42元。

  上半年来,健康元多个优势产品出现增长乏力。在药品降价压力之下,公司花了超25亿元在销售上,超过研发费用2倍有余。

  此外,公司股价也是“趴着”。自2020年7月健康元股价登上22.47元/股的高峰,很快就陷入低迷,始终撑不上去,每股徘徊在11元左右。

  截至8月11日收盘,健康元报11.29元/每股,仍处于低位。

  优势产品表现乏力

  如果说健康元这个名字有些许陌生,那么“太太口服液”应该不少人都有所耳闻。

  保健品起家的健康元前身为深圳太太保健食品有限公司,其出产的太太口服液在上世纪90年代曾在国内“大行其道”。后来,公司改名为“太太药业”,收购海滨制药,成功从保健品公司转型药企。2001年太太药业上市后,又成功收购丽珠集团,并改名为健康元。

  不过,曾经支撑公司收获第一桶金的保健品逐渐成为其旁支业务。报告期内,保健食品营收0.55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仅0.64%。

  目前,健康元主要从事医药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业务范围涵盖化学制剂、中药制剂、化学原料药及中间体等领域。

  收购丽珠集团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健康元的业绩增长很大程度来自丽珠集团(000513.SZ,01513.HK)的支撑。截至报告期末,公司持有丽珠集团44.80%股权。上半年,丽珠集团(不含丽珠单抗)实现营业收入62.96亿元,贡献净利润约5.13亿元。

  也就是说,健康元分别有超过70%营收和60%净利润来自丽珠集团。

  但实际上,丽珠集团的表现已有颓势,上半年实现营收63.03亿元,同比增长1.1%;实现净利润10.18亿元,同比下降4.14%。营收增长乏力,净利润开始走下坡。

  另一子公司丽珠单抗甚至处于亏损状态,上半年对公司净利润影响金额达到为-1.40亿元。

  可以说,16.57%的净利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健康元(不含丽珠集团、丽珠单抗)自己争气。报告期内,健康元(不含丽珠集团、丽珠单抗)实现营业收入23.71亿元,较上年同期上升35.81%;净利润4.21亿元,同比增长约45.25%。

  整体来看,虽然上半年“营利双收”,但是利润增速明显放缓。2019至2021年,公司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7.87%和25.28%和18.57%。单季度来看,第二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增长5.88%、6.33%。

  主营业务中,化学制剂为公司第一大收入来源,其中消化道用药、抗感染用药及促性激素用药等为公司传统优势品种。

  然而,传统的优势产品处于营收下滑中。上半年,消化道领域实现销售收入17.81亿元,同比下降8.16%。另外,中药制剂、诊断试剂及设备、保健食品分别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同比减少18.74%、11.43%、12.30%。

  这几类产品毛利率也处于下坡。下滑最严重为保健食品,同比减少10.45个百分点,其营业成本增速达到20.77%。诊断试剂及设备、中药制剂和化学制剂毛利率分别减少7.24个、1.89个和0.32个百分点。

  以价换量,销售费用超25亿元

  随着大头产品销量下滑,公司着眼于培养新的“种子选手”,将目光放在新冠疫苗和呼吸系统用药上。

  报告期内,丽珠单抗正在推进重组新型冠状病毒融合蛋白疫苗(以下简称“V-01”)项目的附条件上市申报工作,并开发了多种变异株疫苗及相关二价苗。截至2月,投入在V-01项目的研发费用已超过5.09亿元。

  但后来者难以居上。目前国内新冠疫苗的主力地位已被国药和科兴所占据,后入围者甚至可能连零头都瓜分不到。以康泰生物为例,根据其半年业绩预告,上半年预计净利润同比下降67.61%-77.74%,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计提新冠疫苗相关的库存、半成品、原料。

  除了丽珠集团,还有华兰疫苗、万泰生物等不少企业在研新冠疫苗。按照国内目前的疫苗接种完成情况和市场增长空间,V-01想要在国内市场分得一杯羹的可能性较小。

  再看呼吸系统用药。报告期内,呼吸系统贡献的营收增速超过两倍,营收5.61亿元,同比增长259%。

  不过,呼吸领域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不到6.55%,仍未成气候。

  为了快速打开国内市场,健康元的呼吸用药参加国家集采。截至报告期末,公司有3个吸入制剂品种成功中选第五批国家集采;今年7月,另一产品注射用美罗培南(倍能)中选第七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预计将于今年11月份落地。

  集采意味着需要以价换量,企业可能面临大降价所带来的市场规模急剧下滑。此前,正大天晴“吸入用布地奈德混悬液”进入集采后,药物降至每支5.65元,降幅超过50%。

  受药品政策性降价、医保控费、带量采购等多方面因素影响,药品中标价格进一步下调,也使行业面临药品降价风险。2021年通过“谈判议价”,67种医保目录外独家药品平均降价61.71%,另有部分医保目录内药品再次降价。

  去年12月,健康元的注射用艾普拉唑钠通过国谈,继续纳入国家医保目录。由于医保支付标准由原来的156元/支降为71元/支,对销售规模和增长率均有一定影响,艾普拉唑的增速从前三季度的68.66%,骤降至第四季度单季度的3.87%。

  面临降价压力增大,“薄利多销”成为公司的策略。上半年,公司推进全国呼吸专线销售团队的组建,新增开发二级以上医院超过1400家。同一时期,公司销售费用达到25.12亿元,占营业成本超过82%,超过研发费用7.07亿元两倍有余。

  值得一提的是,健康元控股子公司丽珠集团拟分拆其所属子公司珠海丽珠试剂股份有限公司创业板A股上市,截至本报告披露日,丽珠试剂共提交了七期辅导工作进展报告。如果成功上市,将是“三代同堂”上市。

  针对股价,公司几次尝试通过回购来提振,2021年已进行两次回购。7月7日,公司完成新一轮回购,累计回购股份5095.97万股,支付金额约6亿元。

  国盛证券2021年4月发研报指出,健康元2021年市值有望达500亿元。目前,公司市值210.17亿,差了一半不止。

  几次回购虽“诚意满满”,但资本市场未给予积极回应。根据华安证券研报,截止8月10日收盘,经过测算,健康元PE仅为11倍,为3年来低分位水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