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问友瑶 > 正文

鲜花簇拥的村庄(逐梦)

摘要: 晨起,落了一阵雨,刚好把地皮打湿。每天早晨洒扫庭院,是茹仙汗・再依东奶奶几十年的老...

  晨起,落了一阵雨,刚好把地皮打湿。每天早晨洒扫庭院,是茹仙汗・再依东奶奶几十年的老习惯。空气凉爽,院子中葡萄架下、门口两侧,还有贴了白瓷砖的台阶、窗台上,所有的空地儿都被茹仙汗・再依东奶奶见缝插针地摆上花盆。百余盆花齐刷刷地列着队,月季花、小黄菊、指甲花、长春花、碧冬茄、夹竹桃……还有些叫不上名的花。它们全然不在乎花盆大小、漂亮或简陋,一盆盆兴高采烈地盛开着。

  一

  2021年夏天,我到吾夏克铁热克村采风,认识了茹仙汗・再依东奶奶。临走时,奶奶拉着我的手再三嘱咐,明年夏天一定再来。

  今年夏天,我又来到吾夏克铁热克村。一进村子,就直奔茹仙汗・再依东奶奶家。现在,奶奶家的旧木板门换成了双扇铁艺大门,汽车可直接开到院子里了。

  走进熟悉的院落,我立刻被鲜花簇拥着。茹仙汗・再依东奶奶笑盈盈地迎上前。

  “看看,我的家是不是更漂亮了?”

  茹仙汗・再依东奶奶热情地请我坐下。我一边慢慢喝着奶奶端上来的热茶,一边欣赏鲜花盛开的小院。

  茹仙汗・再依东奶奶真有心。两扇院门被漆成绿色,上面画着各种花,犹如从草原上揭下一角立在墙壁上。大门两边则种上了夹竹桃,绿叶伴红花,美景叫人陶醉。

  吾夏克铁热克村是阿瓦提乡八个村子之一,阿瓦提乡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尔勒市的一个乡。

  几十年前,茹仙汗・再依东嫁给铁力瓦地・努肉力。可是,坐毛驴车嫁过来的第一天,她哭了。没想到吾夏克铁热克村只有十多户人家,家家住破旧的土平房。铁力瓦地・努肉力的家连院墙和大门都没有,地上杂草丛生,唯有一棵桑树,落着几只叽叽喳喳的麻雀。

  生活总要继续。勤快的茹仙汗・再依东铲除杂草,用捡来的盆盆罐罐种花。没钱买花,就种些耐活、花期长的小花。鲜花是神奇的药、温柔的手,慢慢抚慰着她的心。茹仙汗・再依东相信,有花的地方就有希望。

  如今,吾夏克铁热克村再不是从前路边只有几棵小白杨的模样。这几年的发展,更是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坑洼不平的土路变成笔直平坦的柏油路,旧房子全部拆掉、盖起宽敞明亮的大房子,家家门前绿树成荫、鲜花环绕。

  村干部和村民一起想办法、一同劳动,变废为宝,把搜罗来的废旧轮胎、废旧木板,做成了许多花箱;在村子的每一条道路两边种上夹竹桃,红艳艳的花如栖落在村庄的云霞。后来,他们又在村子主路旁焊接三百米拱形铁架。刷漆的时候,大伙猜肯定是葡萄长廊,葡萄廊是新疆的特色。过了几天,当看到村干部从车上搬下一盆盆玫瑰花,大伙才知道猜错了,原来是玫瑰花长廊。从春到夏,玫瑰花长势旺盛。特别是夏夜,置身玫瑰花长廊,花香阵阵,夜风清凉,与邻居聊聊天,别提多舒服了。

  二

  阿瓦提乡沿孔雀河两岸,种着近十万亩香梨。香梨成了当地百姓的致富树。每年春天,梨花盛开的时节,千树万树梨花如雪染大地、如云憩人间。城里人纷纷来此赏花。秋天,香梨丰收了,压弯枝头,城里人又成群结队来采摘。

  2020年,阿瓦提乡对吾夏克铁热克村重新定位规划,茹仙汗・再依东奶奶家门前的路重新整修,打造为乡创美食街。对面的香梨园则改造成民宿主题公园,民宿建成了一个个香梨造型。村主干道还建了百米梨花长廊,太阳下山之后,梨花长廊彩灯闪烁,缤纷绚烂。

  茹仙汗・再依东奶奶告诉我,现在,满村子跑着电动车、摩托车和小轿车,村里人进城方便得很。再漂亮的花,一脚油门,就能上城里花卉市场去买。村子被打扮得越来越美,2020年5月,吾夏克铁热克村被评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乡村旅游重点村。

  吾夏克铁热克村位于库尔勒城边,美丽的村庄吸引了不少城里人来玩。欣赏过庭院,游客还可以在这里吃到可口的美食,抓饭、拉条子、揪片子、烤肉……城里没有的,这里有;城里有的,这里的味道更地道。到了晚上,游客可选择中意的农家民宿,住一宿。尤其是从其他省份来的朋友,或住在地下铺着花毯、墙上挂着花毯、床上还是花毯的房间,或钻进香梨造型的小屋,或在香梨园搭帐篷露营,吃自己动手做的烤肉,都是全新的体验。

  而对茹仙汗・再依东奶奶他们来说,自己做的美食有人爱吃,自己种的花有人乐意欣赏,自己精心布置的房屋有人喜欢住,关键是还有钱挣,这样的日子谁不满意?

  三

  吃过早饭,铁力瓦地・努肉力爷爷和茹仙汗・再依东奶奶收拾停当后,敞开大门,搬着小凳坐到小院的门口。

  不一会儿,孜乃提汗・买买提领着孩子从茹仙汗・再依东奶奶家门前经过。

  “这是去哪儿啊?”茹仙汗・再依东奶奶笑着问他们。

  “茹仙汗・再依东奶奶,我们去咱乡的明昆格尔村看恰玛古花。”孜乃提汗・买买提告诉奶奶。

  “嗨,恰玛古花咱村公路边种的都是……”奶奶说。

  “奶奶,不一样的。”孜乃提汗・买买提笑了:“明昆格尔村那是一片花海,全是恰玛古花,金灿灿的,又好看又香。”

  “种那么多恰玛古,就光看花吗?”铁力瓦地・努肉力爷爷略有所思地问。

  “爷爷,当然不是只看花。这花,能做好多事儿呢。”孜乃提汗・买买提告诉爷爷,她有个朋友就在那里干活儿,活儿不累,每个月有稳定收入。每天,城里来看花的人很多,汽车排着长长的队。恰玛古花开一个月,每天大约500人来看花,门票每人10块钱,收入可观。花海的旁边有巴扎,巴扎上,光是卖6块钱一碗的凉粉,一天就卖出去几百碗呢。花谢了还要收种子,每公斤14元,初步一算可以收入小20万元。收完种子,接着种植玉米……

  爷爷奶奶听得入了神。

  “咱们村的村干部脑袋里的办法多得很,大家日子好过了,他们辛苦了。”

  “可不是。我们想到的他们替我们办到了,我们没想到的他们也想到了。”

  “爷爷奶奶多多保重,好日子还在后面呐。”

  “快去吧,孩子都等不及了。”

  茹仙汗・再依东奶奶目送着孜乃提汗・买买提领着孩子走远。突然,头顶传来“嗡嗡”的声音。茹仙汗・再依东奶奶吓了一跳。铁力瓦地・努肉力爷爷抬头望了望,对奶奶说:“别怕,是无人机。”

  “无人机,那是什么?”茹仙汗・再依东奶奶定了定神,抬头看了一会儿。无人机朝着村边的香梨园飞去。

  “那是专门给香梨花授粉、打药用的。”爷爷告诉她。

  奶奶有点困惑了,盯着老伴儿问:“那不用蜜蜂了吗?”

  “用这个授粉比蜜蜂授粉坐果率高得多,亩产1000公斤香梨呢。”

  “真了不得!现在干啥都讲科学。想不到,想不到。”

  四

  太阳爬到村口那棵大桑树顶上时,第一拨游客就进了村。村口传来游客的欢笑与称赞声。村里的人们也都准备好了。游客一进村,各家各户的叫卖声便响起来了,一家比一家声高,整个村庄顿时热闹起来。

  铁力瓦地・努肉力爷爷和茹仙汗・再依东奶奶虽然老了,但也不闲着。收拾好做饭的家伙、吃饭的场所,给游客提供地方。城里来的人喜欢在鲜花丛边烤肉、做饭,嗅着花香,吹着凉风;喜欢在葡萄架下吃饭、唱歌、跳舞……

  这时,一群年轻男女走进茹仙汗・再依东奶奶家。

  “太美了!”“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小院,就是这家了。”“今晚咱们不走了,住这儿吧。”

  茹仙汗・再依东奶奶听到别人夸自己的家,脸笑得像一朵花一样。她赶忙迎上前,招呼客人进屋里看看。

  参观完房子,一群年轻人择菜、洗菜、切肉,自己动手做饭吃。家家户户都忙起来了,烤肉的香味儿翻过院墙在村子上空飘荡。

  茹仙汗・再依东奶奶跟我小声嘀咕,这一个周末过去,生意最好的人家能挣三五千,自己不出家门也能挣个几百块。从2018年夏天开张到现在,已经有不少进账。她计划用这笔钱把院子的地面修一下,换一张新的雕花床榻,再做些花架,这样可以多种些花。

  转眼就到了傍晚。夕阳把天边染成玫瑰色,有些游客陆陆续续离开村子。

  门口,铁力瓦地・努肉力爷爷跟客人们道别,欢迎他们下次再来。

  送走了客人,铁力瓦地・努肉力爷爷对我们说:“夜市马上开张了,我要去看大家跳舞了。”

  茹仙汗・再依东奶奶笑了,转过脸来对我说:“你也去看看,夜市热闹得很。”

  “时候不早了,我下次再来!”我与两位老人告别。茹仙汗・再依东奶奶身着红绿相间的艾德莱斯长裙向我摆手,明媚灿烂。

  制图:赵

发表评论